中国护士网-官方网站

热门关键词: 护士  护士资格  题库  护师

怎样防治糖尿病?李光伟教授谈50年从医史

来源:医学界    作者:Anna    点击:     日期:2019-12-11
摘要:我是位医生,我行医已经将近五十年。在这五十年的历程里,我见过无数的让我高兴和让我为难的事情,但是让我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我给病人看一次病,然后好几年他就不用再治疗了

我是位医生,我行医已经将近五十年。在这五十年的历程里,我见过无数的让我高兴和让我为难的事情,但是让我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我给病人看一次病,然后好几年他就不用再治疗了。

 

最近有一个河南的小伙子来找我看病,他得的是糖尿病,很轻微的糖尿病。我就很奇怪:河南有那么多的好医院,你为什么不去到那儿看病呢?他说因为我爸爸十五年前得糖尿病,到你这来住院两周,然后到现在十五年,也不打针,也不吃药,血糖都是好的。我得了糖尿病以后,我爸爸告诉我,你一定要到北京去找李大夫!

 

我也碰到好多让我非常为难的事情,我最害怕的就是肥胖的糖尿病病人。我见过一个病人,也有肥胖,也有糖尿病,也有高血压,三年心脏放了两个支架,七年时支架都放不成了,就得要搭桥,然后过了几年又因为糖尿病烂脚指头,脚掌烂一个大窟窿,好多年都不愈合。

 

我们问他任何的事情,他脸上都毫无表情,你看他无助的眼神,谁都心里头非常的难受。老的糖尿病人肥胖了很多年,控制饮食他也控制不了,增加运动也运动不了,所以说我们医生最为难的,就是这些病人。这不是一、二人的事情,我们中国有1亿多的糖尿病人,还有将近1.5亿糖尿病的后备军,糖尿病的后备军就是拼命地要挤进变成糖尿病的队伍。

 

糖尿病给我们造成危害,一个是寿命要缩短10年,另外就是遭罪。他得心梗一次以后,他就害怕第二次,因为第一次把命保住了,第二次就难说了;然后他的脑卒中、偏瘫,一次脑卒中没偏瘫,他得两三次脑卒中,最后他偏瘫了,有人喂他就吃饭,没人喂就不吃饭,你说能有什么生活质量。

 

那么,在30年前我们就去大庆这个城市做调查,我们发现有630例新得的糖尿病人,是喝糖才能诊断的糖尿病病人,从来没到医院去看过病。这些人在30年里有58%的人都去世了;我们还有一批血糖完全正常的人,30年才有30%的人去世,所以单独就一个高血糖为标志的人群,就把死亡和心血管事件就分得特别的清楚。

 

image.png

 

我是一个内分泌的医生,天天看糖尿病,但是我在2010年,我65岁的时候,阜外医院的院长请我去给他们成立一个内分泌科。因为他们那里心脏病的病人,很多人都有糖尿病,而他每年要有2000多次会诊,我一看不得了,每天要吃20片药的病人多得不得了,但即使这种治疗也没有阻挡住糖尿病害人的脚步,反而掏空了大家的腰包,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的到处可见。

 

脱离糖尿病的苦海有希望吗?有希望!我为什么这么有底气跟大家说这个话呢?就是因为有叫“大庆糖尿病预防研究”,它是在30年前发生在大庆市。

 

当时为什么要到大庆去做这个“糖尿病预防研究”?因为在20世纪80年代,外国人说中国是贫油的国家,我们石油工人要把贫油的帽子甩到太平洋里去。80年代国家在大庆就发现了一个大油田,就有全国各地的包括兰州、克拉玛依、四川的石油工人和他们的家属十几万人,还有几万十几万的复员军人都转移到大庆去开发大庆油田。

 

大庆油田当时油产量占全国一半的石油产量,所以大庆人对国家的建设就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国家对它的回报是什么?就是在当时我们还拿粮票、油票、肉票,饼干票去买食品,买生活必需品的时候,在大庆已经开始工厂发油、发糖、发粮食,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但是后来人拉肩扛的会战时期过去以后,好多人都退休在家买一个黑白电视,在家吃好东西,开始长胖。先胖先得病,先富裕起来的人先得病,所以这个是非常不好的现象。

 

糖尿病能不能被预防,它这么害人,我们能不能预防糖尿病呢?在当时全世界没有一个人知道,没有人知道糖尿病能不能预防。我的老师,中日友好医院内分泌科的老主任潘孝仁教授,他从美国留学,回国的时候,他说要做一件全世界都没做的事。

 

他认为他做基础的脂蛋白研究,它超不过外国人,因为外国人又有钱基础又好,他要做什么?他说我们要做一件事情,全世界都不知道糖尿病能不能预防,我们在中国要做一个糖尿病能不能预防的研究,要给全世界做一个榜样。

 

我们当时从卫生部就申请了5万元人民币,开展了全世界第一个用生活方式干预来预防糖尿病的研究。

 

大家可能不太了解“大庆研究”对全世界的贡献,就是在全世界,包括欧洲、美国开的所有的糖尿病大会,每一次都得提到中国的“大庆研究”,因为中国的大庆研究是全世界第一个证明了生活方式干预可以预防糖尿病的研究。这个研究开展以后的十年,美国人才做了跟我们同样的研究。在中国的大庆研究10年以后,全世界就有了一个糖尿病预防研究的热潮,但是总体来说我们中国的大庆研究是带头羊。

 

我们的研究者当年在中日友好医院做了一些讨论,然后30年前一个上午10点左右,我们就到了大庆,包括我的老师、包括美国的一些专家、还有大庆市的一个院长胡英华教授,在大庆开始做糖尿病预防研究。

 

 

我们做了好多的研究的方案,因为全世界没有先例。我们到底怎么做?要做多少人?做多长时间?我们最初设计要做八年,但是我们做了六年的结果就轰动了全世界。

 

当时大庆有28万成年人,我们做了11万人次。就是他吃完饭以后做一个血糖测试,超过6.7,我们认为就高一点,然后这些人一共5000人,我们都给他喝糖以后,做糖耐量实验、测空腹一小时、两小时的血糖。当时用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的标准挑出来一部分是糖尿病,一部分糖尿病的后备军,还有一部分是好人,是做对照组的。然后我们要培训我们的医生,因为要标准化,所有的研究都要标准化,我们把当地三十三个诊所的医生都叫来,培训他们怎么去问病人、怎么去动员他们、怎么抽血、怎么喝糖,就办培训班,还有开病人的座谈会。

 

我们怎么去做干预?因为糖尿病是吃的多,运动的少,然后就得糖尿病了,所以说我们想让你少吃点、多活动点可能就会不得糖尿病了。

 

当时我们研究经费特别少,我们不可能买药去做干预,然后就生活方式干预。这种方式干预,你让他少吃饭,多干活,他干吗?非常的困难,我们就要中等程度的生活方式干预,就是说你先我们规定的一个量,然后的话不限制,再多做也行。太厉害的生活方式干预他不接受,受不了,一天让他又少吃东西,什么都不让吃,他也不干,老运动呢,他说我一天干活挺累的了,我也不能做那么多的运动。所以说中等强度的生活方式干预,每一个小组做教育,然后我们非常的简单,我们分饮食组、运动组,饮食加运动组、还有一个对照组。

 

饮食组,胖子跟瘦子有点差别,瘦子少吃糖少喝酒,胖人的话就限制一天要吃多少热卡,另外还有少吃油,要降低体重,一个月降低二、三斤体重,这是饮食主;运动组每天至少做一个运动单位的运动,大概消耗80千卡的热量,但是你做一、二、三个单位量都行,我们不管,但是至少做一个;饮食加运动组,就是饮食做一点,运动也做一点,给那种太严格的饮食也做不了,太严格的运动也做不了的人。然后我们就开始做干预,运动有运动强度大的,有运动强度轻的,运动强度要比较大,就做10分钟就行,运动强度比较轻,比如遛弯散步,你可能就做30分钟就行,你愿意选哪种都行。

 

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习惯是非常不容易的,全世界都如此。你要去让他做这个干预,你说了他没听见了、听见了没理解、理解了不执行、执行也坚持不了几天,所以我们必须得在第一年里有10次的教育,就面对面的去问他你是怎么吃饭的、你是怎么运动的?第一年要10次,以后的2~6年里就是三个月一次,然后半年一次,以后每两年一次。人怕见面,树怕扒皮嘛,你老跟他见面,他也不好意思了,然后他就形成习惯了以后,就一直可以长期坚持。所以我们做了本来要八年才结束,我们到第6年一总结,发现无论胖人、瘦人,运动、饮食、和饮食加运动组,全都比不干预组要好,糖尿病能下降40%左右,无论胖人、瘦人全都得到了好处。

 

不光是六年得到了好处,以后我们又做了二十年的随访,结果发现到第20年的时候,糖尿病患病率还在下降。少吃饭多活动,除了在你干预期间的预防糖尿病以外,在干预以后有些人养成一个好习惯了,他这一辈子都得到好处。

 

这个研究我们在中国是很成功的,但是美国、芬兰也做这方面的研究,比我们晚8~10年,这三个研究就证明这一段时间你认真运动、认真控制饮食了,血糖平整后,还会有一段时间在起作用。

 

我们中国人做了6年的干预,到第20年的时候还有40%糖尿病的下降,芬兰做了三年,他到第7年的时候也看到有40%的下降,美国做了三年半的干预,到第10年的时候,发现有24%的下降,这三个研究就是全世界糖尿病预防研究的里程碑,但是我们中国是做得时间最长的,我们共同证明了生活方式干预是有长期的后效应。

 

你花这么多的时间去做糖尿病的后备军的干预,不干预行不行?结果研究证明不干预真是不行。到第20年的时候,糖尿病的后备军有93%的人都变成了糖尿病、有17%的人眼睛都快瞎了、有44%的人至少得了一次心梗脑梗、有33%的人已经离开了人世。

 

到第30年的时候,我们又随访,有50%的人都去世了、50%以上的人发生了心梗或心衰、还有50%的人发生了脑卒中,这三个50%谁都不想要。糖尿病的后备军人群中,到第30年的时候,死掉了55% ,我们再看看糖尿病的人群什么时候能死掉55%?要23年!也就是说糖尿病的后备军的人群在使劲追着糖尿病的人群,它只比糖尿病的死亡晚七年。你不去干预到底行还是不行?

 

我向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我们30年得到一个非常漂亮的结果,你不能预防20年、30年,你六年不变为糖尿病行不行?我们证明在六年之内变成糖尿病,和六年之内变成健康人,发生心衰、心梗和脑梗的机会要差得很多,糖尿病的人有68%都发生了一次脑梗、心梗或心衰,那么变成正常的人只有46%;另外关于失明、肾衰竭、截肢的人能减多少?发生糖尿病的人有38%,转成健康的人只有15%发生;大血管病变包括心脏、脑血管病变下降了30%,微血管病变包括眼睛、肾脏、截肢就下降了60%。这就是在你六年之内就别变成糖尿病就行。这个研究数据成为美国最大的糖尿病的学术会议今年二十个新闻其中的一个中国的新闻,给全世界100多家媒体发布。

 

大庆研究使得中国的糖尿病预防研究在全世界处于一个领先地位,我们不仅仅证明生活方式干预可以预防糖尿病,而且证明生活方式干预有长期的预防糖尿病的作用,除此以外还能够减少大血管病变、减少微血管病变。

 

我们老祖宗的智慧中,枚乘《七发》讲:“且夫出與入辇,命曰撅委之际;……甘脆肥脓,命曰腐肠之药。”长期坐车腿就不会走路,就会萎缩,天天吃好吃的,又香又脆,但是最后就烂肠子,这是我们老祖宗早就认识到的。但是现在你看吃自助餐的人,什么好吃的东西端着一大盘子都不嫌多。我们现在讲的“病从口入”,你别是不干净的东西,吃饭以前先洗手,不是光是这个,我们还要合理的搭配,要能量、要维生素,既不要营养过剩,也不要营养不良,这个才是真正的生活之道。

 

现在我在全国还在做一个研究,我给它总结叫“500111”:每天运动半小时,一周要运动5天,这是“5”;不喝甜饮料就是“0”;晚饭以后的零进餐,晚饭后不吃东西了,这是“0”;胖人每顿饭要少一两粮食,这是“1”;蔬菜至少要一斤,这是“1”;另外每周出去吃饭最多出去一次,这是“1” 。

 

预防糖尿病是非常好的,我们也希望能够长期地预防,但是你如果不能坚持做到长期的预防,你至少注意前六年就行了。这话有没有道理呢?我们的数据表明,前六年的时候,糖尿病的后备军每年以10%的速度向糖尿病靠近,可是干预过了六年,就每年以2%的速度向糖尿病靠近,所以说你只要把前六年干预,你就会得到那么多的好处。

 

我们中国的大庆研究不仅仅是对中国糖尿病预防有非常大的贡献,而且推动了全世界的糖尿病的预防。在全世界(学术界),没有人不知道大庆研究,我的外国比在中国还有名。30年前的大庆,是干打垒,住着低矮的土房子,30年以后,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人口也是现在有几百万人。

 

当时参加大庆研究的那些人,很多都远离了糖尿病,到现在还非常健康的生活,但是我们做研究的,我的老主任潘孝仁在20年前就去世了,我们的第一篇文章发表他都没看见。他是大庆研究的开创者,非常有远见,在30年前还吃不饱饭的时候,他就想到将来你们吃饱饭的时候要少吃点,别得病。

 

过了30年以后,我们这些当时的年轻小伙子,现在都白发苍苍了,我今年都74岁了。

 

中国的糖尿病预防研究带动了全世界的糖尿病预防。世界卫生组织也非常关心糖尿病,2019年世界糖尿病日的主题就是“控制糖尿病,保护你的家庭”。

 

糖尿病不是你个人的事,你看得了糖尿病以后,每天打完针才能去吃饭,还有的不好意思,人家吃饭到饭厅去,他吃饭得先到打针。打胰岛素不是不好,打胰岛素是把你血糖降下来,你再自己控制饮食,将来就不打胰岛素了,你别说我打了胰岛素以后以为血糖就好了,就找朋友吃饭去了,这打胰岛素都白打了;而且你得病了还要影响你的孩子,你吃那好东西,夫人和孩子也跟着吃,丈夫是糖尿病,夫人是糖尿病,儿子也是糖尿病。

 

世界卫生组织告诉我们,一个人能够健康地生活,主要的是取决于什么?有60%都是取决于你的生活方式。你的健康钥匙是在你自己的手里,我们大庆研究证明,六年的认真生活方式干预,可以20~30年轻松地度日。当一个良好的生活方式变成习惯,就能把糖尿病关入牢笼。最后我们希望今天到场的朋友们,能够把一些消息带回去:

 

  • 你是健康的人,就牢记初心,千万别染坏习惯,要坚持你现在的健康的生活方式;

  • 如果你已经是糖尿病的后备军了,你要下定决心缩食健身,消灭将军肚,要防糖尿病于未然。我的老师说,糖尿病人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是脱缰的野马,但你别变成糖尿病,就是把马关进马圈,它跑也跑不远;

  • 如果已经是糖尿病,一定要早治疗,要早达标,力争过十年、二十年以后别心梗、别脑梗、别心衰、别失明,另外要长期坚持合理的饮食和运动来,用药以后也不能放松,要和肥胖抗争,要终身追求一个健康的体重。

 

我今天要让大家带回的信息就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守护你和家人的健康,远离糖尿病,回归正常态。

 
责任编辑:Anna

首页| 头条 | 护理界| 培训 | 出国 | 招聘 | 健康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4 - 2017 chinanurse.cn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护教育旗下中国护士网 京ICP备13034198号-2
友链交换、新闻互换申请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百度地图

电脑版 | 手机版